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潸然淚下
潸然淚下

今天難得比較有一點得空的時間,我利用來整理一些過去必須要整理的資料,腦子卻不禁的進入回憶裡,可能因為比較放鬆了些吧! 又加上我一邊聽著聖詩,不知名的演奏中帶著很寧靜的氣氛,我腦中卻浮現了一幕這幾年發生的一件悲劇。

2007年,正炎暑之際,有一位媽媽經鄰居介紹,帶著她32歲的兒子來此地尋求戒治酒癮,這位患者姓陳,來時的情況,他已經不知道今年是哪一年哪一月,等他母親離去後,他立即也不記得他是怎麼來的,來了多久了,這幾年去過哪裡,做過些什麼,他一概都不知道,只約記得他剛退伍的時候,曾被送到台東去戒酒,戒酒中心的旁邊有一個廟,廟裡面的尼姑大姐姐會拿麵包給他吃(陳先生把所有的小姐都稱為姊姊),偶也會施捨給他一些零錢,其餘的他就都沒印象了,也就是說他約有10年期間的記憶很模糊,甚至空白。

陳先生倒是很喜歡一個人拿張紙畫畫,但是畫的圖都像小學低年級的學生畫的,我買了一些繪畫材料給他,希望讓他有個事做! 避免他又想方設法專注於去如何得到酒,我這樣做是因為他已經沒有足夠的認知能力來處理酒癮要走向康復的思考、行動了,陳先生倒也能因此整天都把心思放在上面,我知道他已經罹患了一種酒癮者罹患率最高的病 - - “酒空”,醫學上學名叫做維爾尼克-科沙可夫症,是一種無法製造新記憶的疾病,但是患者卻能記得未罹病前的種種事情。

一般來到我們中心的患者,只需在此住兩週,接受門診治療開始處理癮症的戒斷症候,並同時透過成癮輔導幫助患者在團體中建立病識感,再給予預防復發的基礎訓練,這樣、兩週的時間就足夠了。但是那一陣子我把這位陳先生一直留在此地,將近一年,直到他不願再留下來為止。

在這期間陳先生的父親也因為酒癮症,酗酒造成肝硬化過世,這位父親以前是一個很熱心公益的人士,參加義消,為別人四處奔波,四處救火,怎奈自己得到了酒精依賴,最後喝到死為止。

我在今天整理東西時想起一個畫面,當時我在特殊的狀況下,親自把這位陳先生送回他家時,跟他母親說明陳先生的狀況,已經無法從自我解救的訓練下維持避免喝酒,以及未來家屬可以考慮往長期療養機構去考慮,等等...,等交代完畢,我要開車離去時,這位母親用跑的從麵攤衝過馬路,硬塞了一筆錢給我,我拒絕不過她,我後來勉強收下了!

這位母親要照顧已經酒癮肝硬化的先生,又要煩惱這個也得到酒癮的兒子,四處送去戒酒,又經常處理陳先生喝酒後闖的禍,自己又要為生計操勞,開了一個麵攤,在至少是三面煎熬下,過的好累,最後也在2012年初累死了。

我想到這個他母親衝過馬路硬塞錢給我的畫面,我難過到不禁眼框都濕了、眼睛再也不聽使喚的潸然淚下。

畢竟、我不是去告訴這位母親一件好消息,而等於是去向她宣佈她兒子沒法戒酒的事實,也等於告訴了她他這麼多年來盼望她兒子能走向正常,已經是一個破滅的夢了。

後續: 這位媽媽過世沒幾個月,有一天彰基急診室突然來電,說這位陳先生倒臥路上,被人送到醫院,他竟還能告訴社工連絡到我,社工問問看我能不能提供他家裡的聯絡電話,.....

酒精依賴症是一種生理上的疾病,在病態中腦因為無法執行正常回饋,而使的思考錯亂,行為失控,惡性循環的抵償作用更使得患者用盡努力只是更需要酒,這不是他們犯了什麼錯,他們只是生了病! 願已經得到此病的人,都有機會被醫治。


黃紹基 于 2013/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