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僵局
僵局 - 
令人扼腕

    今天如果要比較醫療資源,很清楚的,越有錢的人得到醫療資源的機會越大,這是我們的常識了,社經地位與健康、壽命也相對地就成了正比。

    這雖然有點讓人覺得無奈,甚至覺得感到不公義,但社會褔利也做了相當程度的補救措施,但過度的救濟,卻也帶來整體社會的怠惰,這也是福利國家幾乎無法避免的沉苛之痛!

     當然以上的謀策自有政治家等各類專家去思考、解決。

     但是怪哉,偏有一種疾病但倒是未必盡然如上所述,也就是較有資源的人較易得到較好的醫療照護。

     哪種疾病會是這樣呢? 太豈有此理了! 今天要談的是一種高權力、高威望、高知識、高收入、高名望的人的僵局,這種僵局屢見不鮮,在世界任何角度皆如此,這個僵局的疾病即為成癮疾病,此話怎說呢?

     這樣好了,如果患者的收入數中低,但又罹患酒癮,基本上,週遭的人將立即很快地就會要求患者儘快戒癮,開始幫患者找到最恰當的康復中心,甚至,連家屬朋友都還會參與其中,參加些對此疾病理解的課程或團體,以一方面協助患者走向康復,一方面又能讓自己在成癮的風暴漩渦裡脫離,又更能再加上因為患者康復了,家庭又再度多了一份生產力,家庭的功能更完整,可以說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

     但是,如果患者是一個如以上說的高權力、高威望、高知識、高收入、高名望的人,週遭的人敢向其建言、直言要患者儘速去參加成癮康復的甚麼不管甚麼之類的活動嗎?

     答案是,不敢,不會,也不需要,甚至有可能也不願,為何?

      經濟的控制大權全集於患者的一身,誰說誰倒楣! 誰勸誰找晦氣! 誰直言反自招其辱! 哪個家屬感私自去參加甚麼家屬課程? 敢犯此大不諱?

     原因無它,實在因患者本人就是週遭者的資源,動到資源,就怕資源不見,實因患者就是權威,誰說得動他? 誰還比他更知道怎麼處理事務? 患者的地位收入名望知識等等,哪一樣是週遭的人可以比得上的? 更甚而,患者的成癮所帶來的思考混亂,而這樣的混亂或許就是週遭的人的生存要件? 有沒有可能會這樣呢?

     至此患者陷入了一個空前的僵局…..成癮疾病一旦過了警覺期,進入否認期後,患者本人已失去了求助的本能,這時原本對他的醫療有極大幫助的資源,卻反成了他的求治的障礙,我們看到比較易於曝光的,如演藝人員-高名望,得到成癮疾病後的結局,總是令人扼腕。

     其他的如醫師、政府高官、大企業老闆、教授、法官..等等,等到實在已經一生的努力都即將無法享用時,才自驚覺非處理成癮問題時,同樣的,結局是令人扼腕的!

     願所有得到成癮疾病的人,都能在黃金治療時機獲得最佳的幫助!

黃紹基 于 2015/12/2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