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社會資源-補助
社會資源-補助
    常聽到電話中一端傳來,述說自己是低收入戶,家裡的那個人酗酒多年,老婆跑了,孩子不顧,猶逕自飲酒不停,酒駕被罰了好幾次,每次都要好幾萬,,也服過替代勞動役了,也關過回來了,這次又被抓到酒駕了,一定只好要讓他去關了,好無奈呀!.....
    這是我們常聽到家屬無奈地控訴,當聽完電話那一端的訴苦後,對方就會開始切入主題,會直接問,去戒酒戒毒要多少錢? 第二個問題是那麼短的時間有效嗎? 第三個再問的就比較特別了,往往會提出一個讓我們驚訝的問題,就是,能不能讓那個人留在你們那裏當義工,一年、或者是一輩子都沒關係!
    照前述,一般都只問到第一題就掛電話了,這個問題容以後再好好談談,當然也有人會往下問的,例如,沒錢先欠著可不可以? 以後再還可不可以? 這時我們會告訴他們,這裡就像一般在台灣的健保醫療是一樣的,就算你沒錢,你還是得去看病,出了院簽一張欠費本票,以後再視情況還。
    重點是告訴家屬,今天會走到這個沒錢來戒酒戒毒的局面,真正的問題不是沒錢,而是把錢用在繳了酒駕罰款,或吸毒的罰金,或易科罰金的錢去了。真正的問題不是沒錢,而是把賺到的錢都供應那個人的消費去了,那個人消費了甚麼? 他在家裡的食衣住行娛樂、水電、電話費、看病、住院、獄中生活費用...等等無所不至的消費,養一個嬰兒,一樣要消費,但是養一個酒癮毒癮也一樣要消費,那又有何不同,或認為極為不妥呢?
    你可能一下還想不通,只覺得很不應該吧?
    其實根本不是應該或不應該的問題,問題重點是看不到希望! 你想,養一個小孩、嬰兒,你是看得到希望的,養一個酒癮者或毒癮者,對這個家庭能看到甚麼希望?
    其它的觀念我們今天不談,
    現在,我們就要來切入今天的主題 - 社福補助
    剛剛形容的狀況,你從家屬的談話中會發現幾個問題重點: 1. 低收入戶 2. 單親家庭 3. 隔代教養-兒童成長發展危機 4. 危險駕駛 5. 司法裁罰 6. 想送那個人戒酒戒毒 7. 最無奈的是"只好讓他去關了" 8. 沒錢來戒酒戒毒 9. 對成癮疾病完全無概念 10. 不但沒疾病概念還有極錯亂的想法-這人最好待在戒治中心當義工。
    家屬一般都可以得到 1、2、3、的補助,但是,繼續拿此補助之後,患者對家庭的扭曲貢獻出現了! 似乎他的酗酒與吸毒,雖不太受家人認同,但至少還是有貢獻的,要不,哪來的這些補助?
     再接著來,患者將開始獲得更多的社會福利,第一、 將會得到的是醫療補助: 因為長期酗酒及吸毒引起之精神障礙或生理重大慢性疾病而被認定為重大傷病,因此得到一張重大傷病卡,以後在重大傷病註記的相關範圍內,住院及門診費全免,除掛號費外。
    第二、因為成癮疾病到末期,整個人失去社會功能,加上疾病纏身、家庭功能瓦解,經多方協助,將可能獲得一張身障或精障的殘障手冊,因此每月按時領補助,又可能被追加一張福保卡,更是每月多領更多補助,包括小孩。
    我們也碰過一些患者,甚至將這些補助的錢牢牢控制在自己手裡的,家人是動不到的!
    患者因為罹患酒癮或毒癮而衍生扭曲的對家庭的貢獻,加上家屬因為患者未得到成癮疾病應有的治療情況下,雙方都因為此病在不同的途徑中獲得社會的幫助,所以,家裡既有這麼多的社會補助款,為何還要認真的要求"那個人"去戒酒戒毒呢?
    但更弔詭的是,這種補助是要補到何時? 大家一想便知! 補助到這個患者因酗酒或吸毒而死亡為止,其實還不只,因為患者在成癮疾病下,對下一代及週遭人的影響,往往都是在他死後還繼續進行下去好幾代的! 看來是越補越大洞!
     這是針對家中有成癮疾患的個案家庭來討論的,其實,也有許多類似的被補助家庭一樣,並沒有被真正的在他們真正所需之處,受到幫助,而他們所受到的幫助的影響及效果,或許正是造成他們永遠需要被幫助的原因。
    這時候,我們政府、社會是不是開始能建立物質成癮疾患治療的觀念,以及它所帶來整體家庭、社會無限付出的影響,還是仍要存著"有愛最美"這一類的社福觀念,做為我們逃避面對這個成癮疾病治療議題的掩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