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我的工作
我的工作:
「我不是幹想方設法防止與控管災害的」

    我常在電話中被家屬問到我是怎麼樣讓個案戒毒戒酒? 整個過程是怎麼回事?

    我沒辦法在一通電話中跟他們講清楚,有哪個家屬會相信他的家人已經長達十幾二十幾甚至三十幾年的問題,他們用盡了一切的努力、力量、金錢、心力…都沒辦法改變什麼,每一個來電者自然不禁的狐疑…..你們只花23天的時間有可能嗎?
心裡不禁的想:「根本不可能的!」或「大概是甚麼騙局吧? 」

    有些家屬甚至就直接告訴我“方法”、“目標”; 有人要我傳福音給他的家人,好讓個案因為有信仰後生命改變,因此不再喝酒或吸毒; 有些家屬拜託我,能不能把個案留久一點,錢不是問題!! 只要他待在這裡,不要回家就好!

     有些家屬劈頭就問要多少錢,然後開始咒罵,埋怨個案把她家裡的錢都喝光了、吸光了! 最後告訴我他們每天都忙著賺錢去補個案因酒駕、易科罰金、監獄裡的零用錢、醫院的費用等等、幫個案養兩個媽媽已經跑掉的小孩,所以…..能不能有什麼保證會成功? (因為剛剛已經講了很多有關家屬的辛苦,不希望會花掉冤枉錢)

    有些家屬要我務必幫他們支持這兩週,他已經安排了個案進入一個可以待的更長期的機構,請我一定要說服個案要聽話; 有些家屬在個案結速此地訓練後立即加強他們自己原來的方法,控管!!

    只是我從沒讓家屬在電話中滿意過……   -------------- -------------- -------------- -------------- --------------  

    雖然也有家屬事後問我,我到底跟他的家人說了什麼? 為何來此23天後,她的家人不再吸毒或喝酒了? 但是這是極少極少數的家屬會做的事! 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的家屬都在做同一件事,“想方設法防止與控管災害”。 但是、這卻跟我的工作完全顛倒,我的工作不是去防止他們在營裡或未來可能會去偷喝酒或偷吸毒,我常笑稱:“那是家屬或政府的工作! 我們是非家屬非政府機構”。

    我的工作不是防範個案,而是把承擔問題的主權交給個案,並引導他們心裡的眼睛能看見自己! 我其實也相當訝異有些個案,只是在一次的康復訓練後就維持了好幾年至今尚未再酗酒或吸毒,並且活出他自己的彩色人生出來,甚至有的竟然還對社會產生極大的貢獻!

    但是,我從未去防著他們再喝或再吸毒呀! 我只是引導一下,激發他們看見了自己! 這對於我來說要花多少時間呢? 答案是: 轉念之間,其餘的時間我則都是在做疾病的衛教!  

   那個案要花多少時間來看見自己呢? 答案是: 看一輩子!!  親愛又辛苦的家屬們,背負著成癮者一輩子的混亂,固然很辛苦,看起來似乎是不離不棄的承擔(也有人自己說是因為愛他),但是…倒底承擔的是什麼?

蘆葦營 黃紹基 於 2013/3/1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