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徵才有感
徵才有感:

    最近半年來都在為徵求輔導人才的事頭痛,我的希望是有一半的輔導來自於 有心理教育背景的人,另一半的輔導來自於成癮症康復一年以上的患者,但仔細思索竟找不到一個成癮的康復者會有願意來應徵的。由於這種輔導的對象畢竟是一種在社會印象上極差的人,一般的社會工作或心理工作者,敬鬼神而遠之的心態,是能理解的,所以我想在這個領域中找人其 實很不易。

    除非他是成癮患者家屬,很自然的他們可能會具有這種負擔。

    但是這一類的人要使他受裝備,可預料的會特別的難,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一範圍內的人不需甚麼裝備,他都已經可以駕輕就熟地跟成癮者「對話」,那是因為他們以前跟成癮者長期性的纏鬥,其實自己已經融入了成癮疾病裡而不自知。 所以若這樣的人要培訓起來,可預料的,他自己要看見他的生命已經跟成癮 者「融合」,現在又得要從「融合」中分裂出來,將會花掉他最大的精力與時間。但又從另一角度來看,若這樣的人,能終於在他的傷痕上走出來並獲得自由 時,他必也能將其自身曾經歷的傷痕,療癒後的力量顯現出來。

     另一類人才的來源,則是曾經是個一般人對其印象極差的成癮患者,也是我認識最多的人,也是隨即可用的人,它們至少已經康復一年以上,並且是在自由開放的社會中生活,並且有個人的成長外,又加上他還穩定保持參與維護性治療或支持團體者。

     但是,這類人幾乎找不到,因為他們康復後,享受到了清醒的果子,人生有了目標、 有了意義、有了色彩、豐富的充滿了舒適的汗水,心靈上的力量日漸滋長。他們似乎已經找不到他們可以從事這種工作的切入點,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邀請他們。 我一方面很為這個現象喜樂,但我又有點覺得惆悵,也似乎也有點孤單,我不經想起在聖經中曾看過的一段經文:“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 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 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 我想,莊稼的主會回應的。

黃紹基 于 201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