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家屬大哉問
家屬大哉問

問題1. 到底我要怎麼做,他才願意改變呀?
回答: 我們先從這個角度來看,叫做 “讓他去戒”、 “讓他去….” 不然要怎樣? 因為… 他都已經不知道自己即將就快玩完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即將掛了、他都不知道家裡已經毀了、他都不知道大家都已經水深火熱了、他都不知道別人是怎麼看我們這家的、他都不知道小孩受傷有多深? 他都不知道他的青春就快過了、他都不知道他一直住在精神病院,還以為自己很有貢獻? 他還以為他這樣做,很合我們的意? 他都不知道…..
   從以上的家屬常自問的內心話,我們聽見了甚麼? 看見了甚麼?
   聽見了成癮患者的聲音? 還是聽見了自說自話、自己的聲音? 看見了實際上有甚麼改變? 還是看見了自己的預測?.....
   當一個家屬捲入這個疾病裡時,將失去他原有的理性行為,逐漸的,會隨著成癮患者的酗酒或吸毒的步調,也跟這調整自己的節奏,在思考、情緒、行動各方面,就如同患者一樣,都將失去其獨立性,家屬的思考繞著成癮者的想法、情緒又隨著成癮患者的用量、行動則由成癮患者的狀況來控制。
   相對的,有點像是星球的天體運動,成癮患者也就本在自轉的情況下,又再度與家屬互轉起來,大多時要與之互轉的還不只一個家屬,相對的家屬成員之間也就在這種引力下,彼此間又在與患者之間更互相的互轉起來,彼此間的引力,終成了一個慣性,一直惡化發展下去。
   當家屬認為、相信,再一次的自己可以"讓"他怎麼樣時,自己就再度一次陷入了上述雙方的慣性舞曲中了,也就是說,一個家屬能不能脫離慣性,不再與患者隨之起舞, 其實是所有成癮疾病在家庭中"質變"的開始。
   這是一種家屬恢復的過程,而非新創,既只是恢復,而非新創,應該容易得多,但其實很不容易,其困難甚將超過成癮患者康復的難度!
   所以這個題目的答案是:  不要再這麼想了,而是要想, 到底我要怎麼做,"我"才願意改變呀?

問題2. 我想了一想,剛剛那個題目,有點道理,不過我還是不懂,我要改甚麼呀? 我們家最大的問題就是那個人,只要他改了,全家就好過了,要不然我即使改了有個屁用?(有點不雅、但原音呈現)
回答: 這個問題是好多家屬永遠繞不出來的死結,因為身為家屬往往都已經失去了自己,沒有了自己獨立的生活、沒有了自己獨立的思考、沒有了自己獨立的情緒、也沒有了自己獨立的感受、情感。
    在思考任何事前,先想到的是那個人如果...我就可以....、如果那個人不...我也就沒辦法....,如果把這個邏輯套在問題2上面,不是就誠如題目所說的嗎? 只要他改....我們就.....。
    在家屬課程裡,常提到一個詞,叫做切割,這對一般社會上的觀念蠻顛覆的,所以來聽課的人雖經老師再三講解,大多也還是無法真正理解,這和來聽的人是什麼教育程度完全無關,例如你是一個教授或是一個只受過基礎九年國教的人,都一樣,都一樣會很難理解。
    反過來,今天如在美國,他們就很容易理解,可以馬上心神意會,進入下一個階段了,雖然他們也曾深陷其中多年,但一經點撥,立即了解不能再這樣下去,下一步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這也是 al-anon (家屬團體) 在美國發展快速的原因。
     咦? 這兩者間差異何在?
     其實乃文化不同所致,例如,人與人之間的界線(boundary)如夫妻間的界線、母子間的界線、父子間的界線、兄弟姊妹間的界線、這種界線觀,在華人文化是很黏膩的,例如婆婆、媽媽會介入兒子、女兒的婚姻,大人會決定孩子的學習方向,常把自己的希望轉移到孩子身上、兄弟姊妹間的關係常出現違和,原因無他只因比較,其實每一個個體是獨立的,不須比較,做好自己最重要。也就是說,越是界線模糊的文化,個體獨立性越不明顯的文化,就會經常在人與人、人與事之間被捲入其中,而無法持較客觀超然立場來看事情。
    把以上所提的「界線」與「獨立」放到現在正在談的「切割」上面,家屬再來思考「感情」與「理性」的思考有何不同?
    用感情來想事情,舉例: 我怕他生氣,因而他就去喝酒或吸毒,或用甚麼計謀準備在我比較沒戒備的時候,他就會不見 ........,這例子中"害怕"是一種情感、然後害怕中的擔心又是更深的一種情感,家屬平日正是活在情感、感情的思考邏輯中。
    用理性來想事情,舉例: 我能按照自己的感受表白,他若會生氣,或不生氣,都屬於他應有的反應,他如果因為生氣而喝酒,那是他的病態,他若生氣而報復,也是病態,他若生氣一下而沒事,是他的事,他若不生氣,反而能跟我討論事情,參與其中,那也很正常。因此我不會因為他會不會生氣,或預測他生氣以後的行為來決定我該怎麼做或怎麼想,這是正常人的理性思考。     
     但是,家屬在經歷與成癮患者多年來的互動後,已經失去了這種自由的思考模式了,其實更深入一點,就算患者已經過世,家屬這種思考模式依然會揮之不去,再更深入的分析,發現這種情感思考模式是會傳承下去的!!!
    現在,就要回頭來談「切割」了,如果:
    你把害怕他去使用(酒/毒)的害怕拿掉、把你自以為是你害到他.....的罪惡感拿掉,把你以為你必須這樣做是因為怕別人怎麼看的想法拿掉,把你怕談出你的看法而別人會怎麼想的恐懼拿掉,把你認為一定是其他家屬害到他的想法拿掉,把你以為他沒有你顧著不行的想法拿掉,把你以為你要是能幫他做好一切他想要得到的這種想法拿掉,把你認為他沒有你絕對會死的想法也拿掉......,以上已經拿掉很多你內在的東西了,你失去了甚麼了沒有? 沒有,你開始變得比較清醒一點了,你將開始比較能真正的看見他或其他個別的每一個家庭成員,尤其是你自己,問題在哪裡了,喔...是的! 他的問題是疾病問題,其他的人是家屬間的互依問題,以及每一個個體個人的問題,全部都是切割開來的。
     所以,不把你自己的情感、感情投射或轉移到他身上來思考, 唯有獨立性、邏輯性的思考,這時候你才能看到患者那個人的真正需要。
     也許你有能力幫他,也許你沒也,也許你以前都是在幫錯了方向,其實都是在"幫自己",也許你最後發現了,你只能幫自己而已,但是,這是你切割的第一步!!!
    看到這裡,家屬們,你們一定很累了! 請你閉上雙眼,想想,你能清醒獨立的思考嗎? 這麼多年了,如果你想清楚了,你的確是失去了自己了,那就是你開始做出切割的第一步了!
    反之,你還在想,要如何讓他改,那你就是還捲入在裡面,還切不掉你你自己混亂掉的感情互依模式,割不斷你自己的害怕、自責、罪惡感.....,既是無法把疾病與感情做出切割,那就會捲入的更深。
    一般你自己很難作得到,建議你參加家屬團體,透過家屬間彼此的分享,給你有邁向清醒的勇氣與信心。    

問題3.

待續...... 回到頂端 TOP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