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蘆葦營身心靈恢復協會
毒癮問題大思考
毒癮問題大思考

    前言: 毒品成癮防治的客觀主體  
    一聽到這個人有"毒癮",
    如果你不是毒癮患者,你可能馬上想,這個人,危險,應保持距離......,
    如果你是一個毒癮癮患者,你必將感到不知所從.....,而家屬更是頭痛,無語問蒼天。

    目前,在台灣大夥兒也正為這些毒癮者忙著安排,如安排收容、安排生活、安排學業、安排信仰、安排職訓、安排就業、安排補助、安排家庭關係重建、安排頒獎獎勵、還更而甚之有安排婚姻的、於是,接著,增加警力、增加起訴、增加監獄、增加管理、增加醫療藥物、增加社工、增加心理輔導、增加反毒活動、增加編列經費.....,如此因循,也行之多年了,搞得大家都頭痛不已,依然無法跨越那條與毒癮患者之間的鴻溝,一直都還是在隔靴搔癢的狀態。
    
    基本上,整個大社會彼此之間都是這樣的思考模式,患者認為社會幫幫他是應該的,社會也認為應該可以,應該有能力幫他,要不然他會沉淪下去。
    其實,問題依然存在,事實上! 問題日益嚴重,尤其是近10餘年來k他命的肆虐,更近乎亡國全民大運動...
    這麼久時間了,大家該思考一下,我們在提供毒癮患者幫助上,是哪裡出了問題?

    這個思考就牽涉到成癮戒治的基本價值觀,也就是說,毒癮戒治的客觀主體到底是誰的問題,
        是家屬關懷接納、親情的呼喚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嗎?
        還是愛情的呼喚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婚姻是否和諧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社會福利支持、關懷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諮商輔導的魅力與職能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有無特定的宗教信仰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收容時間長短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戒治機構的技術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有沒有穩定的工作來決定患者的戒治成功與否? 
    還是以上皆是? 或是以上皆非? 或者是有些是有些不是? 亦或不全然皆是?
    或者是要把以上的全都盡量去做才是? 看了實在令人頭昏眼花...

   以上的做法已實施有年,看起來又似乎沒甚麼問題,又為何看得到的效果竟只至此? 甚至是越來越糟糕? 那到底成癮康復的關鍵何在?
   既然似乎有一個關鍵在其中,他無形的主導著,像是一個密碼,沒有他,縱使以上所說的一切努力都做盡了,似乎也只是徒呼荷荷,那毒癮預防呢?  是不是也是一樣的,因為看起來整體官部門多年來的加強防治與民間團體的協助宣導,其效果仍然有待評估,也就是說此密碼無解,當然一切的成癮防治就大打折扣了。
   
   所以,不管是患者本人也好,家屬也好,從事毒品防制的工作人員也好、其他在各領域的幫助者也好,若能發現關鍵何在,或許其他長期以來努力就可事半功倍了!
   看到這裡,你認為關鍵是甚麼?
   然後再回過頭來看看,毒癮者想的是甚麼? 他們都不想、不願脫離毒海人生嗎? 他們都喜歡這樣的人生嗎?
   家屬、幫助者、社會、政府的思考又是如何想的? 大家都喜歡助人嗎? 大家都不願意脫離助人事業了嗎? 或會不會是已經助人助到成癮了嗎? 失去了理智了? 講嚴厲一點,會不會我們大家已經嚴重地到了不想讓患者脫離我們的幫助了? 意思是幫助者已經陷入了比患者更混亂的局裡去了?
   終於,成了想幫他、解決他的困境?
   一連串的問號,這意味者甚麼?
   會不會是雙方共構出來的一場拉鋸競賽? 不管對方是否同意與否,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總比沒拉鋸好吧? 繼續下去,你來我往?
   太多的問號,不禁要問,還有沒有其他選項?
   
   附記: 讀者對本文如果不能苟同,切勿記心! 放輕鬆! 未完待續.....

1. 這裡的文章會把「戒」這個字用單括號框起來,為什麼? 難道別有意義嗎?
回答: 如果有人告訴你,他把糖尿病戒了,心血管硬化阻塞也順便戒了,順便大腸癌也戒成功了!....
   真有人這樣跟你講,你一定會認為他腦袋有問題,因為大家都知道,「戒」這個字是一種意志的力量、人格外化的呈現,在疾病治療上基本是不會用這個字的,所以有人說他要去醫院戒甚麼的,肯定招來你一頓罵!
   但是如果有朋友說要去醫院看個戒菸門診,那你就不會說他不對了! 應該還會回他一句,嗯,好、該戒了! 加油!
   奇怪了! 其他的疾病,如果有人說用戒的,就會被我們否定,同樣是上醫院,看醫生,一但是尼古丁依賴,我們就又換成是「戒」了!
   難道,尼古丁依賴,不是個疾病嗎? 如果不是疾病,又為何在醫院裡由醫師治療呢? 所以,應該是疾病,既是疾病,又回到剛剛的問題,那為什麼用「戒」這個字呢?
   根據以上奇怪的邏輯,難怪了! 酒癮、毒癮都是用「戒」這個字了!
   現在,我們換個角度來說好了! 用治療這兩個字,看會怎麼樣,如酒癮治療、治療酒癮、治療戒斷症候、治療酒癮相關後遺症,海洛因成癮治療,治療海洛因成癮、海洛因戒斷症後治療、治療k他命成癮、k他命成癮康復療程....等,以上這裡面可沒談到「戒」這個字吧? 可以嗎? 行得通嗎?
   又再反過來說,那用「戒」這個字又有甚麼關係,難不成不能用這個字嗎? 那麼咬文嚼字的在這裡囉嗦個沒完?
   小心,有句話說: 「魔鬼藏在細節裡」,這關係可大了! 會害死人的!!!
   
   原因很簡單,「戒」是一種個人運用他自己的控制力,達成對某種習慣或慾望的制約,例如,不去做,甚至能不去想,或以某些環境、某些外界人事物使自己受制約來達成「戒」的目的。
   反之,如果成癮患者能對成癮物質產生制約能力,相對的,他也就能適度的使用該物質了。但是物質成癮疾病最明顯的症狀即為容忍度提高的現象,講明白點就是一旦再度使用該物質後,即無法獲得滿足了,反而是要一直追求滿足,可是滿足的點卻一直往前移動,以致患者只好一直追,卻永遠追不到。
   所以,用「戒」的,不如還是用「醫治」的,你認為如何?

附記: 讀者對本文如果不能苟同,切勿記心! 放輕鬆!

2. 早期治療的意義
   校園毒品的問題已經是讓教育人員噤口不談的問題了,因為,再談都已經談老了,談到退休了! 從以前民國70早期的安非他命流行,到90年代的k他命崛起,看到教育單位從宣導、口號、手勢、舞蹈、短劇、偶像反毒代言人等等的措施,再加上重點抽驗尿液,加強輔導,勒令轉校、退學等手段….等等。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現在都105年了,也屆年底了!
   我們看到,觀念都是一直反毒的,方法也是一致性的,結果也不出乎意料之外!
   這樣做哪裡有問題? 沒人問,只是一直加強,請問,如果方向已經是錯的,再加強有意義嗎?
   基本上,我國毒品防制宣導不出五招:
   1. 毒品有多可怕: 從毒品來源、種類、製程、毒性等等...到吸食的慘狀,會以圖說明,有人會現身說法。
   2. 造成違法有多嚴重: 會搬出刑法章節條文來等等,另加上監獄悔過影片。
   3. 後悔來不及: 青春被消耗、機會被錯過、身體變很糟、家破人亡等等。
   4. 要向毒品說不: 先來個熱舞,要加上現在流行反毒手勢,及現時新創口號,再加上反毒偶像,然後大家一起喊口號,拍個萌照。
   5. 遠離幫派分子: 會說明毒品的來源幾乎都是從參加了幫派的同學來的。
   以上的宣導概念,已深植各層面,數十年了,服裝創新了,舞曲也不一樣了,從前的舞步也不再流行了,反毒偶像也換了又換了,有的偶像也涉及毒品案了,口號也創新了,刑法也改變了,負責的部門也越變越大了,其實,連毒品也在改變,變來變去,唯一不變的是,答案不變,這可令人為之氣結!
   不禁要問,這當中少了甚麼? 你認為呢?

附記: 讀者對本文如果不能苟同,切勿記心! 放輕鬆!
回到頂端 TOP
分享